「必剪」能帮助B站想破圈吗?

更新时间:2020-07-29 20:01:02点击:17831 行业观点


超140亿美金市值,用户付费却在变弱,B站「降低门槛」之后能成功破圈吗?



文 | 王毓婵
封面来源 | IC photo
日,一款名为“必剪”的 App 在 App Store 和各大安卓商店上线。这是一款移动端视频剪辑工具,支持高清录屏和视频剪辑。
这是哔哩哔哩首款官方移动端视频剪辑软件。


抖音、快手、B站打响「竖屏之战」
如同抖音官方剪辑工具“剪映”、快手官方剪辑工具“快影”一样,必剪可以使用哔哩哔哩主站账号登陆,并支持作品一键发送至 B 站。
B站官方对媒体Tech星球解释称,“我们于日前发布了一款名为'必剪'的视频创作软件。'必剪'APP融录屏、剪辑、投稿等功能为一体,将帮助内容创作者更方便地进行视频创作。”
不同的是,必剪不像剪映和快影那样有“模版”功能。在抖音和快手上,可以看到大量使用同一音乐、同一滤镜、同一主题的小视频,所谓“模版”功能就是将热门视频标准化,便于其他用户创作出模仿热门视频的新作品。
剪映页面



快影页面
但这不是 B 站的创作风格。B 站上的大多数 UGC 内容为 UP 主原创,套用模版并不是主流创作方式。因此必剪也没有“模版”功能,而是在“素材中心”中提供了可供下载的表情包贴纸、漫画特效、各种滤镜等等。
必剪页面
相比 2019 年 5 月上线的剪映和 2017 年 1 月上线的快影,哔哩哔哩的首款官方移动端剪辑工具显然来得迟了。不过,对于大多数“传统”B 站 UP 主来说,在手机上剪视频从来也不是他们的刚需。
工具是视频内容平台的基础。必剪的诞生证明,B 站显然是对竖屏短视频有新的预期了。


从横屏到竖屏,一场四两拨千斤的变革

B 站的 UGC 内容以横屏长视频为主,通常比抖音、快手上的小视频更“重”、制作难度更高。Premiere、爱剪辑等专业视频剪辑软件是制作这类视频的主要工具。自哔哩哔哩诞生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B 站官方没有推出过任何官方剪辑工具。UP 主需要把在别处做好的视频导出,然后到 B 站上传、受审、发布。
直到今年年初,哔哩哔哩才推出了首款剪辑工具“云剪辑”,但也仅能在 PC 端使用。在主站点击“投稿”,进入“哔哩哔哩创作中心”页面,可以在“上传视频”按键的下方看到“云剪辑”的跳转链接。


从主站进入云剪辑的跳转入口
进入“云剪辑”页面后,可以看出它的设计与专业的视频剪辑工具比较类似,但功能没那么复杂,同时又有 B 站特色——有贴纸、特效、滤镜可选,且支持云渲染,UP 主无需导出视频,即可直接投稿到 B 站。

云剪辑页面
这一工具的意义主要在于帮 UP 主省去“导出视频——上传视频”的环节,但它本身的功能还是比较有限的。如果创作者只是希望对一段视频进行简单的加工,那么云剪辑会是不错的选择。但如果需要进行复杂的创作,那最好还是买台性能不错的电脑,然后去学学用 Premiere 吧。
总的来说,“传统”的 B 站视频有比较高的创作门槛,且 B 站官方此前也没有主动去降低这一门槛。这种思路虽然牺牲了大多数人参与创作的可能性,但保证了视频的高质量。
在此基础上,我们就不难理解,必剪的出现其实是“四两拨千斤”的变革。
与 B 站相比,抖音和快手的创作门槛太低了。你不需要买高性能电脑,不需要会 Premiere,甚至连剪映、快影这种官方“半专业”软件都可以不用,直接在抖音、快手软件里就可以轻松完成录制、编辑和发布。
但 B 站移动端 App 一直以视频展示为主,把创作入口藏得非常深,一般人几乎找不到投稿键在哪。实际上 B 站并没有鼓励用户在手机上创作短视频,那种吃饭、街拍、变装、高喊老铁收藏加关注的短视频不是 B 站的风格。
但必剪的出现证明 B 站正在尝试把门槛降低,让更多低创作难度的竖屏短视频加入进来。之所以说它是一场“四两拨千斤”的变革,是因为 B 站只是比较低调地上线了一款工具软件,而并没有在主站 App 里放大竖屏创作入口。


破圈是一件慎之又慎的事情

B 站要从由 ACG(动画、漫画、御宅向游戏)起家的社区转型为综合性的视频平台。但这不是一本万利的事情。而且,相比头条系产品,B 站确实没有做竖屏短视频的优势。
在 App Store,剪映由 308 万人打出了 4.9 的平均分,快影则是由 64 万人打出了 5.0 的平均分。必剪上线时间短,目前仅有 147 个评分,平均分 4.8。
一个给必剪打出了三星评价的用户向 36 氪反馈说,必剪的转场素材没有剪映多,且没做分类,贴纸不支持动画编辑,没有画中画功能,基础功能做得不如剪映好。
必剪似乎还没想好 B 站的素材优势在哪里。当创作者用剪映时,是可以用抖音上其他用户生产的素材和 BGM 进行二度创作的,但是必剪和 B 站不可以。B 站主要的素材优势还是在于正版 ACG 内容,但目前在必剪上几乎没有体现。
而且,假如必剪后期做了优化,成功为 B 站吸引来了更多普通创作者和泛内容用户,做抖音、快手的 MCN 进驻,势必会让 UP 主与粉丝之间的匹配变成一件更困难的事,B 站的内容推荐制度也会受到挑战。
不可否认,ACG 内容和泛生活娱乐内容之间存在一定的隔阂,目前 B 站还未解决这个隔阂的问题。一些老用户抱怨弹幕里很多人对二次元一无所知,评论区不同喜好的人经常开骂战,三次元明星的粉丝涌入 B 站,像在微博里那样为偶像刷榜应援。
今年 4 月 7 日,B 站举办了一场名为“青春的选择·心动挑战”的混剪大赛。开赛后,大量以肖战为剪辑对象的视频牢牢占据榜单前列。其中的很多视频播放量不过千,视频质量与优秀作品相差甚远,但投票数却达到了 5000 多,反居第一。此事引发了 B 站用户的抗议,官方不得不关闭投票按钮,调整赛制。
这次冲突是 B 站里一个破圈与反破圈之间的插曲。
未来,倘若竖屏泛娱乐内容大量增加,问题会更加明显。而且,在强者恒强,弱者愈弱的马太效应下,新的竖屏内容创作者会跟现有的头部 UP 主一起,进一步瓜分掉小 UP 主的露出机会。
虽然破圈风险重重,但这也确实是 B 站必须应对的挑战。陈睿去年曾表示,未来三年,中国内容平台的水位在 100 亿美金左右,过不了水位的公司将在行业中被淘汰。鉴于此判断,陈睿 2019 年在内部为 B 站制定了一个目标——三年内,B 站市值要要升至 100 亿美元,而达成此体量的标志则是三年内 B 站收入增长至 100 亿元人民币。
于是,我们见证了 B 站取消 100 道二次元考题的会员准入门槛,高价签下斗鱼主播冯提莫,跟西瓜视频抢 UP 主,上线罗翔、戴建业、张召忠等人的课程,宣发跟二次元没一毛钱关系但关注度超出预期的宣传片《后浪》,邀请各个年龄段的明星入驻开号,为蔡明、吕良伟、韩乔生等“银发族”自制真人秀《花样实习生》等等。
这一系列操作确实为 B 站带来了大量 ACG 圈以外的用户。财报数据显示,2020Q1,哔哩哔哩月均活跃用户数增至 1.72 亿,同比增长 70%,环比增长 32%;月均付费用户数增至 1340 万,同比增长 135%,环比增长 52%。
而截至发稿,B站的市值已经超过140亿美金。

不过,虽然如此,B 站从每个用户身上赚到的钱却大幅减少了。或者换句话说,用户的平均付费意愿在变弱。


哔哩哔哩 2019 年报截图
哔哩哔哩 2019 年报显示,每用户每月付费金额(Average monthly revenue per paying user)从2018 年第一、二、三、四季度的 105.7 元、201.2 元、86 元、69 元,减少到了 2019 年的 67.6 元、66.4 元、58.1 元、54.5 元——几乎腰斩。
只靠游戏和增值业务做收入增长显然已经不够,那么B站营收的未来是广告,还是电商呢?
B 站正在变成一盘更大的生意。在它达到陈睿的目标之前,热爱小破站的后浪们显然还有很多波折要经历。

推荐阅读